专访绘梦动画李豪凌:我那颗做原创的魂,一直在燃烧

Posted on Posted in 被投企业新闻
“国产动画市场,绘梦动画是一个不可能忽略的名字,对于将来,作为导演兼创始人的李豪凌,他的期待是什么?”
来源 | 动画学术趴作者 | 移星月

一 从承制到原创

从个体命运的角度来看,创立绘梦动画,无疑是李豪凌和王昕等人重要的人生拐点。2008年,建筑系毕业的李豪凌,在做外包动画项目时,认识了在褔煦影视做动画的王昕。接触不久后,李豪凌于2009年加入了褔煦,两人后来一起做了原创动画《幸福小镇》。

2013年左右,网络动漫兴起,两人离开褔煦,创立了绘梦者新动画联盟。

“一开始只想做一部原创动画,但什么都没有,在缝缝补补凑齐的过程中,就变成了一个开公司的状态。”在北京的一家餐厅,参加完新电影项目编剧会的李豪凌,对学术趴这般解释创立绘梦的动机。然而,“绘梦最早在13、14年开始接触网络动漫,一直也是坚持不要轻易碰原创。”2017年初,在三文娱举办的一场分享会上,李豪凌曾如此表示。

从2013年成立工作室算起,绘梦以每年10-15部的产能,至今为止已经参与了40多部番剧的制作,在2D动画领域,绘梦的作品可谓是半壁江山,也有了诸如《狐妖小红娘》和《一人之下》等代表作。

艾瑞咨询在2017年的国产动画行业报告里,将动画创作企业分为三类:以若森和玄机为代表的原创动画企业,原创能力强,IP价值高。

以艾尔平方和视美精典为代表的动画创作企业,创作能力强,联合各方企业共同创作优质的作品;

以绘梦动画为代表的企业,熟悉与日方市场的合作模式,可借助日方成熟的市场推进国产动画的产能。

尽管在2016年和2018年分别上线了《凸变英雄》系列原创作品,就目前来看,外界对绘梦这家公司的定位,更多还是一家承制公司。

“其实我跟王昕,从2008年入行,都是以原创为主的,反而开了自己的公司以后,先不做原创了,没办法,你不能死在半路上,起码先活下去再说,但我那颗原创的魂,一直在燃烧。” 谈到将来要做的原创项目,李豪凌如此感叹。

对一个导演出身的创始人来说,创业和创作,天然存在矛盾。

动画导演兼绘梦创始人 李豪凌

李豪凌对学术趴坦白,在创作欲望和公司经营上,”以前一直平衡不好。”“豪凌通过很多年努力,在整个动画行业基本上练就了融资能力第一这么一个技能,但对于拍片子来说,用处不是那么大。”绘梦动画的COO董志凌则笑着如是评价。

从有妖气加入到绘梦的董志凌,并不认可导演自身变成一个经营者。

早期2016年的一篇采访中,董志凌就惋惜于国产动画行业的这种现状:一方面是纯理想主义的创作者,在商业方面考虑地很少,因为赚不到钱,所以无法继续创作; 另一方面,则是创作者太过深入地去接触商业运营,“从张导变成张老板,作品再也没有当初的热情和想法了。”

李豪凌将早期的自己称为背粮的人,“我们最早合作的动画中期团队是从微博上找到的,最早的一个动画描线团队,是在QQ上搜的,有人当时不愿意接国产动画的工作,觉得太便宜,都做日本的,就一个个去聊,团队就是这样一点点积攒下来的。”

相比日本,在国内做原创动画,给李豪凌的感觉更多是“孤军奋战”:日本做原创是整个行业一起,牵扯到音乐公司、出版社、游戏公司,很早就介入了,团队作战,而国内往往是一个公司就自己在做这个事情。

无论如何,现在的绘梦终于活到了有余力做原创动画的阶段。

在李豪凌看来,从团队和资金上来说,目前的绘梦,粮屯的差不多了,自己的角色也确实需要从背米的,换成了掌勺做内容的。

在他看来,绘梦做原创的一大优势是效能高,在确定了企划后,能很快地推进到现场制作,这又要得益于此前大量做承制动画的经验。

绘梦参与的部分动画作品

向原创转型第一步,就是减少承制的量,提高含金量,做精品。 目前绘梦的三位导演,李豪凌,王昕,董易,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2~3部动画的制作任务。未来,李豪凌希望原创和承制能维持在大概五五开的局面,保证绘梦每个季度每个季度有一部原创作品和一部承制作品,每年一部长篇动画,保持这样的曝光量即可。

二 从拼产能到拼精品

从2017年下半年起,就有声音认为国内已经进入了一个原创动画井喷的事情,2018年上半年来,也出现诸多亮眼的原创番剧,诸如:《凸变英雄LEAF》《刺客伍六七》《梦塔·雪谜城》等。如果说,动画公司的生存,早期是靠政策扶持,之后慢慢转向视频平台的采购,而2015年后,资本陆续进入,也为这个行业提供了不少弹药。

产能是动画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这也是大部分动画企业都能获得融资的原因。 另一方面,过分追求产能的后果,是作画质量不稳定,精品缺乏,这也是绘梦经常被批评的一点。

 

可以说, 当前的动画产业,正在从拼产能的单一维度,进入到了看产能,也看质量的多维度竞争时代。

 

但就目前来看,绝大部分的动画产能用来改编小说,漫画和游戏IP,动画更像是小说,漫画或游戏的附庸。对原创动画,资本会看好吗?

李豪凌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在他看来,资本更看重故事本身,而不是载体的形式。小说有想象空间,阅读速度快,可以掌握自己的阅读节奏,电影则是沉浸式体验,无论哪种表现形式,回归体验的本质来说,是看故事是不是吸引人,人物是不是塑造得好。 

相比承制作品,原创作品的档期和预算会更宽裕些,相应地,长期熬夜、加班这一类的团队损耗也会减少,作品的可控性也会增强。李豪凌坦白,以前有很多作品,因为时间、档期等原因,没做好就上线了。“如果是在一个原创的环境,就会有自由发挥的空间和余地。”

 

做原创的另一大好处则是可以获得自有版权,从而获得持久的后续收益。

 

以日本的制作委员会为例,参与者按照出资比例共同承担风险,也共同分享后续的版权收益,诸如衍生品授权费,海外发行费等。 不过,由于制作委员会的第一发起方通常是是游戏公司和玩具公司,唱片公司等等,大部分动画公司在制作委员会里比较弱势。但也有诸如Production I.G这一类实力,有钱的动画公司,出资比例足够高,甚至会成为第一发起方。因此,动画公司想要获得更多的利润,就要尽可能提高自己的出资比例。李豪凌则表示,绘梦之后会尽量把出资比例平衡在1:1,以期能获得更高的收益。

 

在做原创这件事上,比起重仓压宝,绘梦显然更愿意广撒网。

这意味着每部作品的成本相对来说不会太高。事实上,2016年上线的《凸变英雄BABA》,“成本很低,尝试比较轻,容错率高,哪怕完全亏了我们也可以接受。”李豪凌如此评价。

最终,这一小成本的尝试,在B站收获了超过1.1万人,高达9.8的评分。有网友表示,李豪凌的个人才华终于得以体现。

这一成绩是B站后来愿意投资该系列的《凸变英雄 Leaf》的重要原因,有了平台方的支持,李豪凌在第二部的制作中,也加入了之前不敢尝试的想法,进一步探索市场的喜好。 

另一方面,《肆式青春》并不是和《凸变英雄》一样保守的尝试,这是一部长篇动画,8月4日在全国艺联专线上映,8月21日正式上线了B站和爱奇艺。据了解,该片的企划在2016年左右就已经启动,彼时绘梦刚结束A轮融资,据李豪凌透露,差不多一半的钱用来做该片。

 

为了降低风险,许多原创动画公司往往要靠番剧积攒一定的IP人气以后,再出剧场版动画,但《肆式青春》显然做的更激进一点。一方面,它是原创作品,并没有IP积累,另一方面,它只有70多分钟,更接近一个长篇动画,而大部分动画电影都在90分钟, 国外如吉卜力出品的动画电影,不少都将近两个小时。

院线电影是个高风险高收益的生意,这个暑期档,多部国产动画电影改档又撤档,弱势可见一斑。那么,绘梦之后还会涉足一块吗?答案是肯定的。

“你一定要做电影,你的视野和心胸都会宽广。”绘梦动画COO董志凌如此表示。

一方面,相比番剧的变相模式,票房这一变现模式相当清晰直接。

另一方面,重要的是未来,而不是当前的困难。“每一个做动画电影的人,我相信都会有那种孤独感,你会发现你的所有竞争对手都已经不是动画片了。” 在董志凌看来,比起放弃,此刻更应该做的是相互鼓励和加油,如此,未来整个中国动画行业的格局才能更大一点,而不是只有番剧这一亩三分田。

三   一个更开放的绘梦

作为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劳动密集型,知识密集型于一体的动画产业,在2015年《大圣归来》之后,曾迎来一波资本的爆发。2017年,绘梦就获得了来自腾讯和梧桐树资本上亿元的B轮融资。
另一方面,人才,也成了各家动画公司备战未来的关键因素。通过先后成立韩国绘梦和东京绘梦,绘梦成了最早进入国外市场的中国动画公司之一。此外,绘梦还投资了一批国内的动画制作公司和工作室,如STUDIO. LAN,逗卜止,铅元素等。

目前来看,上海绘梦,作为绘梦的核心组织,主要负责着所有作品的企划和前期。中后期的原画,动画,上色工作,则主要由所投的国内动画公司,以及韩国绘梦和东京绘梦分担。

李豪凌将这种模式称之为轻资产模式,董志凌则称之为松散的联盟。可以说,正是这种模式,才保证了绘梦在前期有能力去消化足够多的承制订单。有声音认为,这种松散的架构,打造了一家以导演为核心的动画公司。

但董志凌的看法恰恰相反。

“任何一个个体和团队,都有自身所擅长和不擅长,引入不同的团队,合作不同的项目,这恰恰是去导演核心制,变成作品暨制片核心制。如果整个公司只有导演是核心,这家公司的缺点和优点都会很明显,反而导致公司被锁在一个地方。”

事实上,有业内人士就认为,比起好的动画导演,国内更缺好的制片人,一个好的制片人既要能支持导演的想法,也要满足项目商业化和盈利方面的考量,要能在导演们一意孤行地时候阻止他们。这方面的典型组合,正是吉卜力的铃木敏夫和宫崎骏。

左:铃木敏夫,右:宫崎骏

另一个至关重要的群体,是动画编剧,制作《凸变英雄》时,李豪凌一人承包了监督,剧本构成,脚本,分镜。但未来,绘梦更有可能是启用外部的编剧团队。李豪凌将绘梦将来的原创项目分为几种,一种是像《凸变英雄》这种系列剧,一季合起来在120分钟左右,相当于一个动画电影的长度,看点主要在一个完整的故事。这种时长的故事,他认为导演本身有足够的把控能力,可以在内部消化。

另一类原创作品,则是数以年计,持续更新的长番,绘梦更倾向于找外部的编剧团队合作。“外部编剧团队经手的项目比较多,眼界、思维、思路,会更开阔一点,你如果局限在自己公司内,路会越走越窄。”

至于原画团队,目前绘梦采取的是多是入股对方公司,让渡作品部分投资权给入股公司的形式。

这种分工上的衔接,最大的好处是灵活,当导演做不同的项目时,就可以匹配不同的最适合团队。资本上的衔接,又能让绘梦有稳定的合作团队。以制作了《凸变英雄》系列的STUDIO.LAN为代表,在《馒头日记》的时期,就已经和绘梦合作了。

上:《凸变英雄BABA》第二集

下:《馒头日记》第八集

尽管有声音认为,没有自身的原画团队就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动画制作公司,但事实上,从日本动画公司的人员配置情况看来,绝大多数动画公司的原画都需要外请,业界近一半从业人员也是项目制的。在现阶段整个业界人才匮乏的情况下 强求这一点,显然不现实。而绘梦之所以要积极投资海外的公司,显然也和这种匮乏相关。”如果有一家导演很强,前期创意性特别强的公司,我们的投资策略会变成资本型操作,我们不求用我们公司的导演,可以分享这个项目的权利就可以。”

归根到底,在李豪凌看来,一家动画公司想要发展壮大,只有最合适的,没有最正确的方法论。“最后还是要实实在在,认认真真的把内容打磨好,没有别的捷径。”

有利于动画行业发展的人才,不一定要出自动画行业自身。董志凌希望绘梦可以变成一个格局更大,业务逻辑上更加清晰,未来的策略上更加明确的一家公司。作为行业里的领头企业,在打开整个动画行业的人才结构上,起到示范效应。

“未来绘梦的结构是向整个行业打开的,只要你是愿意做项目的,好的团队和好的人,整个绘梦,欢迎你拎包入住。”

——转自动画学术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