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漫画被低估了吗?

Posted on Posted in 行业动态
“在短视频内容成为焦点、短视频平台需要更多元的内容的当下,平台、动画公司、漫画公司,甚至营销广告公司,都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怎么才能够更高频次、更低成本地去最大程度地触达用户?”
来源 | 三声

作者 | 罗立璇

机会往往诞生于夹缝之中。作为介乎于漫画和动画之间的一种“半成品”,动态漫画在中国市场诞生不足3年,它正在发挥一种被人们低估的作用:故事扩大器。

 

如果单从流量判断,动态漫画中的头部作品已经具备“挑大梁”的能力。和玄机科技制作的动画《斗罗大陆》同步更新、由抖漫工作室制作的动态漫画作品《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在腾讯视频的专辑播放量超过3亿、全网播放量超过5.4亿。不可否认的是,IP影响力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观众对于这一种内容形式的接受度正在提高。

 

更重要的作用是,在优质动画产能产生限制的当下,动态漫画为漫画内容提供了一个关注度跃迁的机会。“你知道一部漫画很好,但是找不到合适的动画团队来制作,就愿意放弃(能够吸引)最大流量的媒介吗?”中国最早制作动态漫画的公司之一,燃也的创始人南宫泓认为,这是行业正在面临的现实问题。

 

在短视频内容成为焦点、短视频平台需要更多元的内容的当下,平台、动画公司、漫画公司,甚至营销广告公司,都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怎么才能够更高频次、更低成本地去最大程度地触达用户?动态漫画或许能够为这样的问题,提供一个可选择的方案和切实的路径。

动画替代品?

2015年是动态漫画在中国兴起的重要一年。在这一年,内容赛道已经迎来了网文和电影投资的两波热潮。而当年暑期档《大圣归来》实现了票房大逆转的故事,则成为了二次元概念投资的催化剂。目前人们比较熟悉的,以动态漫画作为公司主要标签的抖动文化、燃也和聚灵文化,都在这一年成立。在客观层面上,资本市场的活跃为他们提供了存活下来的重要条件。

 

在欧美市场和日本市场,动态漫画是一个成熟的辅助型品类,经常被用于制作宣传视频、花絮和彩蛋,同时也有完整的作品出现。它基本的操作形式是,以漫画为素材,划分不同的组件,让人物能进行简单的动作、渲染画面气氛,同时加入配音和插曲来完成基础的声画结合的视频呈现。

 

对于中国市场的从业者而言,这一开始是一个低成本制作原创内容的办法。上海抖动文化的创始人Ark直到2014年依然在东方梦工厂负责发行工作,当时她参与的项目是动画电影《极速蜗牛》。“成片已经做好了,上映和发行的日期都定了,结果大家看完片以后还是不满意。于是就另外花了两年时间进行修改工作”,她说道,“这是很伤的”。

 

她开始寻求更轻的、更灵活的内容形式来制作动画内容。“更多人会选择从最轻的漫画开始,但是如果像日本那种创作模式,连载很长时间,再一部一部地积累,中国市场知道现在也没有这么成熟的环境能容许你这么操作。”

抖动文化作品《分解世界》

动态漫画成本低、周期短,信息量比漫画更密集,这成为了Ark愿意尝试的一个品类。她在离开梦工厂之后加入了希望能够搭建起动态漫画平台的上海壳际科技,并在其中遇到了自己未来的合伙人,动画导演TeeEgg。

 

Ark团队的第一部作品是奇幻故事《灰体》,这是还在壳际科技时打造的“样板房”项目,本来想做得更具备交互性,但由于项目中止,就直接以视频的形式上传了B站,开始连载。

 

“当时我们各种被人骂,说我们拿着PPT来冒充动画”,但Ark他们依然没有放弃,继续连载,“我们得到了观众非常及时的反馈,甚至有一些角色我们自己不是很看好,但是观众觉得喜欢,那我们就让他活下来。”

 

之后,由于理念上的差异,Ark和TeeEgg以及当时负责内容的团队一起,成立了抖动文化,更专注于原创内容的制作。抖动文化的团队几乎都拥有数年以上的影视行业从业经验,具备开发成熟剧本的能力。因此他们采取了一种更保险的操作办法:在作品上线之前,抖动文化就会找好联合开发方,将它的真人影视改编权授权出去,再开始制作和连载。

 

比如,他们的日系推理作品《吃谜少女》在上个月刚刚宣布和丝芭文化联合出品真人影视剧;在去年,少年热血漫画《分解世界》和轻科幻故事《狩梦人》则授权给了克顿传媒。其中,《分解世界》和续作《百分之四十九的灵魂》的动态漫画剧集在B站上的播放量接近250万,这在国产动画分区已经能够称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尽管画面远不及动画流畅和丰富,抖动文化凭借着故事的成熟度和对于分镜的基本叙事的把握,以及接近影视剧角度的剪辑,成功地留住了一批热爱故事的观众。另外,在连载动态漫画的时候,抖动文化也会同步开启漫画的连载,圈定尽可能多的观众。

 

Ark解释,这么早就把影视授权出去是因为IP是一个长线生意,先进行小范围的变现,有利于项目本身的现金流健康;其次,抖动依然会坚持进行漫画和动态漫画的开发与制作,“因为我们追求的肯定不是一笔买卖,拍一部电视剧就结束了。”

 

除了创业公司以外,传统的优势方也开始将动态漫画作为IP开发的一种办法,并且形成了联动效应。2016年,由于看好动态漫画的潜力,出版公司中南天使内部成立了抖漫工作室(原名point动态漫画)。她们制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获取了授权的《斗罗大陆》,目前已经通过发行实现盈利。

 

抖漫工作室使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进行团队的整合和项目筹备。数字媒体专业出身、抖漫工作室的负责人童千格对《三声》说道,“我们大概花了半年,来把故事改得更好看、更适应视频的表达。比如一集14分钟,除去片头、片尾,我们要在10分钟的时间里安排多少个剧情的转折点,同时还要保证每一集有完整的剧情结构。解决了这个问题以后,流程化制作的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在开播前,抖漫工作室就已经和腾讯视频商量决定,和《斗罗大陆》动画同时上线,互相维持《斗罗大陆》这个IP本身的热度。童千格说,“我们的剧情是不一样的,但他们周六播,其它时间是有点空的,我们这个时候在周一播,就能维持一些热度,互相把影响力做大。”

 

“我们对于动态漫画的定义是,它永远会是一个很好的辅助,但是并不能自己去打怪、‘扛血’。只是在国产动画还没有那么成熟的阶段,它能够承担起更多的角色”,童千格总结,“但是不管怎么样,内容还是要好。”

产业联结点

《斗罗大陆》的成功给了不少公司启发。广州的去凡文化就是其中一家公司,“它的播放情况非常好”,去凡文化的创始人赵玮对《三声》说,“我们今年就决定尝试进入这个新的领域。”

 

前身是广告公司、之后开始涉足动画的去凡文化的思路更倾向于探索纵深发展的可能性。7月中旬,去凡文化出品兼制作的动态漫画《帝王侧》上线。赵玮回忆,“当时我们选这个IP来制作的时候,发现它的手游会在暑期档上线,于是当时我们就觉得可以尝试一下手游和动态漫画联动的形式,看看能不能形成互相联动的效应。”

去凡文化作品《帝王侧》

目前《帝王侧》在全网播放量超过了1000万,同时也是第一个登上微博酷燃频道的动态漫画,未来还会和一个女团进行《帝王侧》主题曲的联合推广。“这种形式实际上效果不比动画差,但制作周期会很多,效率会更高”,赵玮认为这样的成绩足够支撑她进行进一步尝试,正在计划制作更多偏现代题材的作品。软性植入、衍生品开发,以及已经被证明过的手游联动,都会成为去凡文化下一步可能的变现办法。

 

“有时候你会发现很多在二次元行业里做起来的公司,其实基因都不在动画里”,燃也的创始人南宫泓分析,“我们需要新的东西来激活动画的势能。”

 

燃也成立于2015年,创始人南宫泓和沈丛立并非科班出身,都是二次元的硬核爱好者,能出cosplay、爱做广播剧。2014年,认为“国漫还可以做得更好”的她决定从旧金山回国,投身到漫画内容行业。“我知道我们在工业的积累上,肯定比不过在行业里几十年的老师傅;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在‘好好讲故事’上下功夫的。”

燃也的业务目前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漫画内容孵化,另一部分则是漫画内容运营。漫画内容孵化属于燃也内部“精耕细作”的精品签约项目,比如《天下第几》、《蝉女》等;另外一个部分则是漫画内容运营,也是燃也和动态漫画的交点起源。这种技术门槛比动画低、成本比动画低上不少的形式让燃也找到了切入视频的机会,也让她们能够这种方式来承接外包,保持稳定的现金流。

 

在最近一年起了新变化的是,越来越多对动态漫画有需求的CP方和平台方找到了燃也,希望能够一起开发自己的漫画作品,进行合作。燃也之前联合出品并承制过像《长歌行》动态漫画这样的作品,在业界建立了一定的认知度,但现在的合作频次也依然提高了不少。

 

平台方今年也和燃也加大了合作力度。首先是宣发层面的合作。比如快看漫画,就会每周找出1-2两部值得推荐的漫画作品,把其中的一部分交给燃也制作相关PV。“很多人认为PV特别好做,但是怎么找到宣传点、提哪些有特色的人物出来,配什么样的音乐,其实中间沟通的成本并不低,我们是当成项目前期去做的。”南宫泓说道。

 

在制作好了PV以后,快看会重点投放在抖音上。快看漫画的相关负责人对《三声》表示,虽然抖音页面上并没有快看直接的跳转按钮,但只要PV上线当天,该部作品的数据就会出现明显的上升。目前,快看漫画的抖音企业号粉丝已经超过280万人,而企业号里主要的内容就是漫画作品的PV。

 

其次是内容制作层面的合作。在本周,燃也和快看漫画、A4漫业联合出品了动态漫画《下田去》。快看漫画表示,“我们会乐于尝试任何有可能的新形式,对于动态漫画也是一样的道理。”

 

燃也和分子互动合作的动态漫画《大食谱》则直接提升了该作品本身的影响力。这是一部具有奇幻色彩和绘本风格的漫画作品,两名主角分别是旅行者和厨师,“背着一本大食谱穿越银河”去寻找不同的“美食”。

 

南宫泓解释,当时之所以选择了《大食谱》这个项目,是因为她认为燃也能为这个故事带来更多的提升:“当时我们做的时候《大食谱》才更完第一季,还有很多故事没展开。我们看的是故事的底色,包括人物的关系,觉得可以构建出一个体系化的东西。”

她表示,燃也为《大食谱》实现的东西是“定位”,帮助IP方把这个作品定位得更精确,找到它动画化的思路以及圈定自己的观众,“如果现在《大食谱》要动画化,就需要丰富更多的细节,让自己的质感更好”。但《大食谱》还在缓慢孵化中,“剧情还没有进入高潮部分”,目前在B站上的播放量不到50万。

 

“很多好故事都慢热,它值得你去耐心等待它的成长”,南宫泓说道,“当时明眼人一看《镖人》就知道是好作品,但它熬了多少年?”她相信很多好作品的价值可以通过动态漫画来进一步维护和促进,“中国用户是很容易遗忘一件东西的”。

燃也作品《蝉女》

不过,她并不看好用动态漫画的形态去进行更高频次的短视频内容更新:“即使动态漫画足够快,它的速度也比真人拍摄慢上不少”。

 

第二个问题则是,动态漫画的形式相对单一,如果要制作“抖音形式”的短视频,那么就需要制作更加复杂的人物表演,而这需要匹配水平更高的文案撰写剧情。“但是好文案这么少,你能写这么好的文案,为什么要留在动画行业?”

 

眼下,南宫泓关注的更多问题在于,在漫画和动画都在稳步发展的当下,两者之间错位的空隙越来越多,给予动态漫画公司“嵌楔子”的空间也越来越多。“如果一个好作品要转换成另一种媒介形式的时候,已经畅通无阻了,还能被主流人群迅速认知、传播,那么动态漫画就可能抵达天花板了。但看起来,现在还有很多空间。”

——转自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