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种动漫公司最受投资人欢迎?行业发展面临哪些问题?三文娱专访三千资本合伙人黄璜

Posted on Posted in 行业动态

1月6日,三文娱举办了第一届千人规模的二次元峰会,邀请了50多位资深产业大咖进行分享,一同把脉二次元,共商泛娱乐。

 

12月21日,二次元未来峰会,三文娱欢迎大家再次齐聚北京,与动漫、影视、游戏、投资等行业大咖们一起,共同探索二次元行业的价值脉络和未来走向。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陆续推出邀请嘉宾的专访,分享来自最前沿的产业信息和新锐观点,今天的嘉宾是三千资本合伙人黄璜。

 

三千资本在泛娱乐领域布局广泛,投资了包括花椒直播、裂变科技在内的直播平台,以及在游戏领域中的迷城物语、初音未来、轩辕剑、枪火战神等多款二次元属性的产品,今年计划在动漫领域参股多家企业,并与头部平台及制作公司立项多部幻想、竞技体育、女性向题材的动漫项目。

 

三千资本合伙人黄璜

行业发展不同阶段,分别投什么?

黄璜在泛娱乐领域的投资是从游戏开始的。黄璜介绍,广告、电商、游戏是互联网流量三大主要的变现方式,三千资本年初在游戏端有了一定的布局之后,便开始向上游拓展,积极寻找IP源头的优质资产。动漫相对其他上游业态估值相对合理,从近年来增长趋势看潜力较大,故而三千资本对这个领域十分重视。

任何一个行业都会经历从萌芽到平缓的发展之路,中间会起起伏伏,有野蛮生长,也有残酷洗牌,动漫领域也不例外。那么,作为投资人是如何看待这个过程的呢?黄璜向三文娱复盘了他看待行业和选择投资标的的方法论。

 

黄璜认为,概括而言,一个行业会经过四个发展阶段,作为资方,在不同的阶段会投不同的公司。

 

首先是野蛮生长的萌芽发展期,市场原来是空白的,供严重小于求,这个阶段行业中处处都是潜力股,无论是平台还是CP,资本都追着投,因为需求端的蛋糕不停地变大,每个人都能分得一杯羹。

 

由于这个阶段市场集中度低,适合广撒网投赛道,投资机构会优先投平台,因为一般行业进程中渠道最靠近用户,一开始都是先演化到“渠道为王”的阶段,“比如说零售,市场经济刚开始的时候一般就是百货商店或者你家门口小卖部卖什么牌子的商品,你就买什么”。

 

到一定程度以后需求端的红利会下降,增长就没那么快了。比如整个市场原来每年有20%的增长,因为受众想看非低幼类动画,而市场供应非常小,那么所有非低幼产品都有大量粉丝,这时候市场体量是以产品供给主导,供给端有20%的增长,市场体量就增长20%,但等供应量到了一定程度,市场体量就变成以需求端主导,用户的增长将决定动画市场体量的增长,增长速度可能一下就会变成每年只有5%。

 

这时如果行业中企业数量仍然不停增长就会出现洗牌,一些会消失,剩下的公司会开始分层。拿内容方来说,留下来的第一类公司是头部公司,所谓头部公司就是在前一个阶段就有不错的原创IP积累,有一定的利润或者有不错的现金流;第二类是产能公司,为头部公司接外包的产能公司;第三类是异军突起的创新型公司,走小而美路线,比如网剧赛道,知名的有华策、欢瑞、唐人,突然出来一个五元文化,拍出了《白夜追凶》。

 

在经历洗牌之后,也就是内容方凸显出来的时候,平台的渠道优势相对第一个阶段有所弱化,“用户就是要看《白夜追凶》,管它是在哪个平台播呢”,所以此时,做出品牌、形成口碑的内容方是用户最愿意买单的,拿游戏来说,就比如“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用户会主动选择内容品牌,而不那么关注内容属于哪个平台。所以,在这个阶段投资机构会主要关注头部的内容方和创新型公司,在具体的投资组合上,黄璜表示三千资本会将70%~80%的资金投头部,20%~30%的资金投早期的创新型公司,既保证自己的收益率,又能有一定的风险回报。

创作出爆款的小而美创新型公司也极具投资价值。

 

到第三个阶段,行业洗牌完成,资本进入会比较谨慎,即使投也会给更为合理的估值。而之前在各自赛道跑得快的公司,则陆续开始上市,开始资本化运作。

 

第四个阶段就是寡头时期,大公司陆续把小公司吞并,80%的市场被20%的公司所占有。这个时候,“投资人会投一些创新型公司,因为可以卖,这个阶段就不能太指望还能IPO退出了”。

 

所以,在黄璜看来,作为投资人,决定要投哪家公司时,首先会看投资标的所在行业所处的发展阶段。

 

就目前国内的情况来说,黄璜认为文娱行业现在正迎来一个5-10年的黄金周期,以2014年我国人均GDP达到7000美元为起点。根据美国和日本的经验,从人均GDP达到7000美元开始算起,会有15到20年的黄金周期,这个黄金发展阶段的“抗周期”属性明显,即使在经济下行期也能普遍保持正增长,但因为我国行业发展时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高度渗透这个加速器,可能周期会缩短到5-10年集中爆发,中国文化产业年产值未来5-10年有望突破万亿美元,二次元产业相关产值会翻一倍。

 

行业发展概括明晰之后,具体到投资标的的考察,黄璜表示主要还是看企业的成长潜力,毕竟在投资时点给一个合理估值后投资人要靠企业的发展获得财务收益,他一般会重点衡量三个方面。“首先看财务,财务是一个公司的门面,看三张表,考察它的收入利润、现金流、待摊资本等指标数据;其次,如果这家公司财务状况不是特别理想的话,再去看产品,比如动画,看前期人设、剧本、制作以及市场反馈;第三,如果这家公司产品的完成度也比较低,那就看团队,比如团队人员配置是不是合理、每个环节的人水平到底怎样,此外看灵魂领军人物的格局、能力、执行力、管理能力、抗压能力、人品等。”

动画行业面临产品同质化问题

作为资深的动画党,黄璜不仅热爱国漫,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现在的经典日漫作品也是信手拈来,近两三年的行业发展让他十分兴奋,但同时他也认为像其它产业经历过的一样,这种快速发展,除了将带来一波行业繁荣以外,也将在一段时期内伴随着一些阵痛,比如盲目扩张带来的产能产品同质化将直接导致未来“供给侧改革”。

 

对此黄璜表示:“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就是行业扩张较快时,供给端的产能建设未能跟上需求的升级,以钢铁行业打个比方,假设当前时点市场上一边是10亿吨钢铁需求,另一边是钢铁企业10亿吨的产能,供需很平衡,第二年市场上需要20亿吨钢材,不过由于需求升级这20亿吨钢材由原来的普通钢材变成了特种钢材,但供给端第二年未能及时升级,扩建的产能仍然是普钢产能,这就造成了市场需求无法满足,供给侧还有20亿吨产能过剩,而且如果钢铁企业盲目继续扩充产能,造成的浪费会更大,这时候钢铁企业需要的是及时了解市场淘汰一部分原有的产能,升级新的产能”。

 

同样对于动画领域来说,黄璜认为相对于需求端对题材、人设、文化价值观等元素的多元化诉求,在供给端也出现了同质化的苗头,多部动画产品类似的题材风格导致成本投入、技术和特效成了比拼的重点。

 

那怎么办呢?解药无他,产品升级。近几年的真人影视剧已经有所升级,与此前几年抗战剧、宫廷剧、婆媳剧扎堆不同,现在古装、现代、玄幻、悬疑、侦探、反腐等,各类题材的供给都逐渐跟上了。而动画作品目前的发展还较为滞后,观众用户需要的是多样化的精品,但是中国动画行业在非低幼类领域的发展时间实在太短,还停留在简单复制别人成功模式的阶段,但是业界很快就会发现这样不行。

 

所以,产能一定要实现差异化。黄璜打了一个比方,“过去有个段子说如果一个犹太人在一条街开了一个加油站,非常挣钱,加油站的旁边就会开饭店,开旅馆。而如果一个中国人在一条街上开了一家挣钱的加油站,旁边会一下冒出十家加油站,确实大家通常容易认为走别人成功走过的路径是最容易的,接下来要拼的就是成本和效率。显然,这样的打法不利于整个行业发展,个体成功的概率也未必高,有些短视。”

 

除了题材类型的差异化,还有成本的差异化,黄璜认为,动画与影视作品一样,也会出现超级剧。影视行业对超级剧标准的定义是“超级IP+著名/流量演员+电影级制作”,现实中三者有一二就有可能成为超级,比如《择天记》的超级IP+流量演员,比如《琅琊榜》的电影级制作。与影视相似,动画超级剧的标准可以定义为“超级IP+电影级制作+导演及团队”,长久以来动画行业人才缺口严重,目前国内动画不仅导演奇缺,优秀的编剧、制片人也非常“紧俏”,科班出身的就更少,不少公司的核心团队都是半路出家。

如同影视行业的超级网剧一样,动画行业也会出现超级网番。

动画也要避免“小鲜肉化”

就3D动画来说,国内的3D动画公司基本都步调一致地选择了走仿真路线,但越到后面越可能出现的一个问题是,同一个IP,真人影视剧比3D动画更受欢迎,不光是影视剧的市场基础更大,还有作品形态方面的原因。黄璜认为,“一部好作品中每个演员的细微表情、眼睛的眨动都是有戏的,3D要想实现这些,一是难度大,二是成本会很高,到最后发现还不如拍真人剧,或者像《捉妖记》那样真人+特效”。

 

而且,不光是扎堆做仿真动画,“人设差异也不大,比如,男主角都是形象完美、很帅、又有点痞、时不时说点风凉话,每打开一部作品都是这样的主角脸,像影视剧里面的‘小鲜肉’,演技不行,颜值大家都一样也没什么优势。当然,3D作品还是很有受众的,希望后面,大家会追求精品化和多元化,能在讲清楚故事的同时去做一些更深层次的探索,做不只纠结于表面化的产品”。

 

那么3D动画该朝什么方向发展呢?黄璜认为,美国近年来的一些成功作品可以作为参考,“一直以来美国的3D动画电影做的不是真,而是卡通,可以看到《小黄人》系列、《怪兽电力公司》、《疯狂原始人》等这些作品中的人类角色都是卡通化的人物。因为如果给观众提供仿真的人类角色,观众脑海中第一反应会不自觉地与真人做对比,这对3D作品的要求会变得非常高,但如果是虚拟的卡通化角色,用3D技术展现出来,没有现实生活对象物的对比就不会有违和感。在题材上,不光是低幼类,合家欢和成人作品也很适合”。

 

当然做仿真3D动画也有自己的机会,黄璜举了若森的例子,若森通过3D番剧的积累已经成功地由制作公司向IP公司转型,先由高效低成本的3D制作孵化出IP,然后进行游戏电影网剧等多元化的产品衍生和商业变现,比如若森旗下不良人和侠岚两个IP的影视作品很快就会与观众见面。

推出了不良人和侠岚等IP的若森已经转型为IP影视公司,而不再仅仅是一家动画公司。

行业发展到“站队”阶段了吗?

按照黄璜的行业发展“四段论”,目前我国二次元行业仍然处于快速发展的萌芽期,但不断收割和投资产能的大公司也已经开始出现,那么,二次元行业到了开始“站队”的阶段了吗?面对这个问题,黄璜笑言:“雷佳音演过一个电影叫《黄金大劫案》,里面有个镜头比较形象,电影里他被抢劫到只剩底裤,然后别人问他是不是被打劫了,他说:‘这还不够明显吗?’”。

 

 

但是,从投资人角度,黄璜认为“站队思路”还是带有一定的冷战思维,把行业发展看成了零和游戏,而最好的情况是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从平台的影视内容来看,现在远远没有到零和博弈的阶段,观剧的人数还在上涨,平台之间也还没有互相之间严重设防,大家还有不少合作,正在慢慢将影视行业推向更火爆的境界。而且,国内的影视剧质量水平在不断提升,人才也在慢慢成长和积累。”

 

黄璜表示,作为资方,除了给投资的团队资金支持之外,他还会尝试做资源整合。“我们现在投的公司基本都算是每个细分领域的头部公司,不管是内容制作,还是游戏。投完之后,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建立一个闭环,让头部公司和头部公司通过三千资本相互之间更加信任,更加通畅地展开合作,从而让彼此的收益最大化。”

 

尤其在行业发展相对早期的阶段,由于发展速度的不均等和发展起始点时间不同,往往是一个环节发展较快,其他环节还没跟上,这时候对于不同细分赛道的头部公司来说,短期内快速建立起信任从而进行深度合作还是有难度的。黄璜希望,作为投资人,三千资本能作为一个载体,把这些头部公司串联起来,共同分享文化产业的黄金时代。